山东古代的歌舞百戏


仇英(明)《孔子圣绩图・在齐闻韶》

山东文化发达,文物荟萃。两千多年前的齐、鲁诸国,商业兴隆,音乐歌舞也相当昌盛。临淄城中七万户,大都会吹竽鼓瑟,击筑弹琴。孔子在齐国听到韶乐,三月不知肉味。(见《论语・述而第七》)民间流行的乐章,存见于《诗经・齐风・曹风》中;知名的歌唱能手有齐国的王豹、绵驹、韩娥等。鲁国流行的“雩舞”、“傩舞”、“蜡祭”等舞蹈,都兼有娱神和娱人的双重性能。据说,子贡看完蜡舞后形容道:一国之人皆若狂。(见《孔子家语・观乡》)《论语・乡党第十》记载:“乡人傩,朝服而立于国阼阶。”这种傩仪,沿传甚久。此外,史籍中还有孔子论太师乐、学琴于师襄子等记述。

济南无影山西汉墓乐舞杂技彩陶俑群

早在春秋时期,山东境内已有女乐、俳优出现。齐人馈赠女乐,季桓子接受后,三日不朝,孔子离去(见《论语・微子》)鲁定公与齐侯会于颊谷,齐人让优施在鲁君幕下歌舞,孔子说:“笑君者,罪当死!”命司马依法处置,首足异处。(见《谷粱传》、《公羊传》定公十年)而倡优侏儒,相沿不绝。汉代百戏盛行,山东广为流传。沂南北寨村汉墓画像石描绘的演出项目有跳丸剑、掷倒、寻�H、跟挂、腹旋、高�K、马技、戏龙、戏凤、戏豹、戏鱼、戏车、七盘舞、建鼓舞;伴奏乐器包括钟、磬、鼓、鼗、排箫、竖笛、笙、瑟、埙,全部场面共五十人。临沂银雀山出土的西汉前期彩绘乐舞陶俑中,有四名女舞俑,舒袖展袍,相向起舞。济南市无影山西汉墓出土的陶俑,包括百戏表演、舞蹈、乐队、观众。其中两个女舞俑,穿着文彩舞衣,翩然起舞。临沂金雀山九号汉墓出土的彩绘帛画,所绘角抵戏表演场面,相当生动。

临沂金雀山西汉墓彩绘帛画角�h图

隋唐以来,水运交通便利,农业、手工业和商业,发展很快。李白诗云“鲁人重织作,机杼鸣帘栊。”(《答汶上翁》)杜甫《忆昔》诗中也有“齐纨鲁编车班班,男耕女织不相失”之句。济南民俗,常教子女习唱,能使骨肉腾飞,倾诡人目,所以被称为齐倡。(见《隋书・地理志》)唐末,临淄人段安节在《乐府杂录》中记载,弄参军始自后汉馆陶令石耽,因贪赃犯罪,和帝怜惜其才,赦免;但每逢宴会,便让他身穿白夹衫,命令优伶戏弄斥辱,一年后才停止。另说,贪赃者为石勒参军周延,官职则同为馆陶令。唐宋以后脚色中的“参军”由此而来。

五代时,齐州章丘北村任六郎擅唱异曲,仲秋夜歌唱时,有水鸟野雀数百,集其舍屋,倾听自适。(见宋王灼《碧鸡漫志》卷三)同邑女子和娘,精巫术,死后信徒为她修庙,淄、齐、德、棣等地的群众,定期前来赶会,会期“巫现�_目而衔齿,妄为倚伏之言;俳优击掌以扬桴,曲尽诙谐之体。”(见后周显德三年[958年]《长白山新会院碑》。此碑现存章丘)长期流传的歌舞百戏、俳优活动,为山东戏曲艺术的形成与发展,提供了有利条件,打下了牢实的基础。

文字来源:《中国戏曲志・山东卷》

图片来源:《中国戏曲志・山东卷》、仇英(明)《孔子圣绩图》

山东戏曲发展史

图文来源:山东戏曲